我觉得我的头像与名字都过于优秀,改名狂魔许诺三个月之内尽量不改了.....(吧?)

【林秦】拥有一个学医的男朋友是怎样的体验

"

私设秦明是七年制临床医学生,毕业才考的法医。现在大五,林涛已经毕业工作了。

寂寞的夜班摸个鱼,不会写知乎体,沙雕段子而已,bug很多,ooc预警

下次要尝试一下口腔医学生的日常,握拳~

*************************

1.

某日,林涛接秦明下班回家的路上,电台播起了某知名乳业品牌的广告——“我们的产品采用世界最先进工艺巴氏消毒法……”

林涛心血来潮地说,“老秦你日常不吃早餐,我又不能天天盯着你,我买一箱这牌子的酸奶放你实验室吧?”

秦明右手轻叩车窗,漫不经心地说,“先进?巴氏消毒法都发明了一百多年了。”

“欸?”

“很多广告只是噱头,你以后买酸奶不用关注什么巴氏灭菌,如果成分表中有双歧杆菌倒是可以买一买,这东西调理肠胃功能显著。”

“欸??”

“以及,不用给我买。酸奶我自己会做,省钱。”

——向男朋友献殷勤时被拒绝后还顺便被怀疑智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2.

某日宵夜时间李大宝偷偷跟林涛吐槽说,“秦明太抠了,别的实验室小白鼠都是买的,只有我们的是全是第一代繁殖下来的,现在都好几代了。”

秦明:“二十只小鼠四千八,一箱鼠粮就要四千六,我们省下小鼠的钱可以买多少鼠粮了?\"

林涛很狗腿地说:“就是就是,能自己生为什么要买?”

李大宝不服气,“那咱们的试剂还都是合成的,多浪费时间啊!没听说过时间就是金钱吗?”

秦明:“能自己合成为什么买?实验室经费有多紧张你不知道吗?”

林涛,“就是就是,能自己合成为什么要买?”

李大宝:“可是,你你你,你太残忍了,杀兔子从来不用麻药都是直接注射空气。”

秦明,“能注射空气为什么要浪费麻药。”

林涛:“就是就是,麻药不要钱的吗?我们家老秦就是会勤俭持家。”

大宝:“林涛你要不要脸?”

林涛摊手,“有老秦就够了我要脸干嘛?”

3.

李大宝顺便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做实验时不忍心杀兔子,于是给实验兔一管一管打麻药,结果那只兔坚强愣是没挂。秦明在旁边看不下去了,拿起注射器给兔子的耳缘静脉来了一管空气一针毙命。

啧啧啧,狠心的男人真的是太可怕了,心疼林涛。

4.

很多以后的动物实验,李大宝给兔子做打麻醉,一针下去直接捅穿兔子耳朵捅穿手套,顺便把自己给麻了。

李大宝很绝望,但很快她就发现更绝望的还在后头——秦明罚她抄了三遍《实验室安全手册》中的实验室事故的预防须知。

5.

还是动物实验,对照组雌性小鼠的笼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一只雄性小鼠,结果有几只雌性小鼠怀孕了,实验结果等于是废了。

李大宝很绝望,但很快她就发现更绝望的还在后头——秦明罚她抄了三遍《实验室安全手册》中的实验室事故的预防须知。

李大宝:“卧槽,凭什么小鼠的性安全也是我背锅?”

6.

某天林涛陪他去柜员机取钱,无意中发现秦明用指节按的密码。

他以为秦明是怕留下指纹,笑着调侃道,“老秦可以啊,反侦察意识挺强的。”

秦明面无表情地回答,“你想多了,不用指肚接触物体只是医生的职业习惯而已。”

7.

大五下学期秦明在附属医院实习,某天下班后林涛带他去附近大排档吃夜宵,秦明点完菜把菜单还回去后,发现服务员还在“友善”地盯着他笑。

秦明:“???”

\"您是X大附院的医生吧?\"

林涛震惊了,“小姑娘厉害啊,白大褂脱了你都能看出来?”

服务员点点头,“他们都喜欢点完菜后把我们的笔揣兜里。”

秦明:“.......”

8.

吃完后林涛带秦明走路消食,半路遇上不长眼的来抢钱包,结果追小偷的时候秦明跑得比林涛还快,贼与林警官都震惊了。

秦明撇撇嘴表示这没什么,“出120救人的时候,时间就是生命。遇到医闹要逃跑的时候,时间也是生命。”

9.

完事后秦明跟着林涛回派出所做笔录,结束后小黑递他一支笔让他签字,结果秦明签完后笔麻溜地把笔放回了他的兜里,黑警官目光如炬的盯着他。

秦明略尴尬地把笔还给小黑,“不好意思,我以为我还穿着白大褂。”

(注:丢笔揣笔是医生的日常)

10.

林涛好说歹说才劝得秦明跟他去参加派出所的周末露营活动。

去的是市郊的山里,山清水秀,风景如画,可是秦明在一群活力满满的年轻人里安静得有些不合群。都是人民的好警察,大概是怕秦明尴尬吧,他们友善地隔三差五把话题带到秦明身上,试图和这位医生朋友多点互动。

他们运气不错,刚打算生火做饭小黑就逮到了一只山鸡,这群人都是平时远离厨房的大老爷们居多,仅有的两个小姑娘还是刚毕业的实习生——是的,没人会杀鸡。

这可就有点愁人了,一群警察哥哥姐姐搞不定一只鸡。

小黑尴尬地笑了笑,礼貌性问了一句,“秦医生会杀鸡吗?”

林涛瞪他一眼,“秦明的手是用来救死扶伤的,怎么会......”

秦明打断了他的话,“你抓紧它,我来。”

于是他随手拿起一根用来烤串的铁丝,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快准稳地把铁丝从鸡的后脑扎了进去,还顺手在颅内搅了两下,方才还活蹦乱跳到令大家伙束手无策的山鸡瞬间就消停了。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干净利索。

秦明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众人:“......”

还是小黑首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秦医生好厉害哈哈,我还从来没见过如此清新脱俗的杀鸡手法。”

秦明:“没什么,我在实验室都是这么杀牛蛙的。”

小黑:“可你这....手法也太熟练了吧?”

秦明:“熟能生巧,多戳几次就会了。枕骨大孔的确不太好找,我当年一次就成功了,于是老师让我帮其他同学扎,那天我大概戳死了三十多只牛蛙吧,从此之后再也没有扎错过。”

众人肃然起敬,学医的果然不好惹。

11.

正式吃饭的时候,席上的主菜是烤全羊。

林涛给秦明递了块羊排,其他人都是用手拿着吃,秦明用筷子戳了两下后有点懊恼,“这块应该应该是羊的第2/12肋,这种熟度不好啃,早知道我就把解剖刀带过来了。”

众人:“......”

秦明不明所以,继续解释,“小黑的应该是脊椎,阿兰的是胸椎,嗯,陈队长的是股骨.......”

众人再次肃然起敬,学医的果然不好惹。

12.

林涛想起,秦明虽然平时在家没杀过活鸡,但他都是用一把长刃剔骨刀轻轻松松解鸡卸鸭剖羊肉。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庖丁解牛吧,找着关节位置,划两道很轻松就剔开了。

比方说某次林涛想做蒸排骨,秦明在一旁打下手,切着切着他就把几条小排变成了完全的骨肉分离。最后林涛只能把肉蒸了,剩下的骨头单独熬汤。

13.

当然林涛在秦明身边鞍前马后这么多年,在医学院食堂经历过的不堪回首记忆实在是太多了,比如在餐桌上:

赵大宝:“干锅肥肠多好吃呀老秦你怎么能嫌弃呢。尤其是这回肠好吃,食物消化都在这。你们看这带袋垂的结肠就不行了,在这一般都有大便了所以吃起来还是挺臭的。”

李大宝:“林涛我跟你说啊,黄喉才不是喉咙或气管,是猪的主动脉啦,还必须要把那层膜撕下来才会更弹嫩好吃。”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同学A:“鼻息肉就像你现在吃的荔枝一样,一挤还会出水。”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师兄B:“这颗花菜好像今天我帮病人切的肿瘤啊。”

师姐C:“哎哟喂这肝不能吃了,一看就是病变了。呀这牛百叶还可以,胃绒毛好发达。”

14.

再比如,林涛从前的口头禅是,“老秦你饿不饿啊,我煮碗面给你吃啊。”

面端上来后,秦明吃了几口后说,“这次的面条又细又长,黄黄的,挺像我今天解剖的蛔虫。”

林涛默默放下了筷子。

并且好长时间再也没有吃过面条。

15.

哦对了,秦明不但吃小龙虾时用手术刀,甚至吃牛排的时候拿刀都是执笔式。

16.

秦明早些年有个习惯——吃完香蕉把香蕉皮缝回去。哦,他还每次缝衣服习惯性先找镊子,并且常年用内翻缝合补袜子。

他说这是在练习缝合打结。

林涛忽然想起来过去老人常说的,“再说话就把你嘴缝上”。怪不得秦明老爱做给嘴上拉链的动作,细思极恐啊!

17.

自从和秦明在一起后,林涛的衣服是秦明做的,头发也是秦明帮忙剪的,甚至有时候连胡子也是秦明亲手刮的。

第一次知道秦明还有剃头功能的林涛非常震惊,“宝宝你怎么什么都会。”

秦明:“你们警察的寸头我随便剪剪还可以,更复杂的我就不会了。但是我最擅长的是剃光头,你要试试吗?”

林涛:“怪不得我觉得你刮胡子比剪头发顺手。”

秦明:“嗯,备皮练多了剪头发刮胡子的时候刀就稳了。”

林涛:“.......”

注:备皮是指在手术的相应部位剃除毛发并进行体表清洁的手术准备。

18.

秦明平时吃的少,林涛总是想方设法哄着诱着他能多吃点。

这天秦明下班回家后竟是少有地把林涛流的食物全部吃光了。

林涛看着被清光的餐盘很开心,“你今天很有食欲嘛,要是顿顿都这么开胃就好了。”

秦明慢条斯理地擦干净嘴巴后说,“嗯,因为我今天主刀了一场解剖,体力消耗太大了。”

他想了想,又说到,“林涛你知道什么是刮脂肪吗?死者如果太胖,解剖结构都在脂肪里,我就需要拿着手术刀用力把脂肪刮下来,做完脂肪剥离才能找到其他血管和组织。”

林涛默默放下准备点外卖的手机:“我就是劝你多吃点,你非要讲这个吓我。最多......你以后吃完多运动啊,不会胖的。\"

秦明不解,“想什么呢,我只是在跟你说明我今天挂了好几盆脂肪,才会累得食欲大增。”

“哦我还以为你的意思是,人如果太胖,死了也会给别人添麻烦。”

“我没说过,是你说的。”

林涛:老秦现在学坏了,学会曲线救国委婉发言了。

19.

某次林涛去实验室接秦明下班,等着等着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他是被老鼠咬醒的,关裸鼠的笼子门锁坏了,你们能想象跟几十只到处乱窜的,没有毛的,皱巴巴的生物共处一室的绝望吗?重点是林涛还要协助把它们一个个逮回笼子。

从此,本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林警官就对鼠类产生了恐惧。

20.

当年第一次牵手是秦明主动的,林涛心里美滋滋,但其实秦明只是在摸他的血管测心率而已。

后来林涛每次牵起秦明的手的时候,秦明都一边反握他的手一边都在心里默念“舟月三角豆,大小头状钩”,熟悉他的套路后的林涛默默地问,“老秦你又在摸我的手骨吧。”

秦明:“有时候也会摸血管,你的血管长得好扎个留置针轻轻松松。”

林涛:“我身上其他地方更好摸你要不要摸摸看?”

秦明眼睛一亮,欣喜地问道,“可以吗?”

于是林涛第一次对秦明坦诚相对的结果就是,秦医生一边摸着他的骨性标志一边教他解剖位置。

注:秦明默念的是是手部骨头的速记口诀,手舟骨,月骨,三角骨,豌豆骨,大多角骨,小多角骨,头状骨,钩骨的意思

21.

李大宝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这几件事,第二天便兴冲冲跑去让林涛握拳给她看看。

林涛:“你做什么?”

大宝:“你就握一下啦,姐姐请你吃小龙虾呀。”

林涛照做了。

大宝:“松开。”

林涛再次照做了。

反复几次后,大宝激动地握住了他的手,“老秦说的没错,你的血管真好,借我扎几针练练手吧,扎完58一斤的小龙虾我请你吃.....半斤。”

22.

很多年后,秦明毕业后去考了法医,和林涛成为了同事。

大年三十,林涛要值班,本来不用值班的秦明特意和科室的小姑娘换了班。

吃过饺子后林涛拉着秦明到后面的操场上看雪。

林涛偷偷牵起秦明的手藏在口袋里:“又一年了啊,抱歉了老秦,我说过要和你一起看焰火的,结果每年都要值班。”

秦明默不作声,歪头思考了一会挣开林涛的手去实验室拿了几根镁条回来,在林涛面前一起点燃,瞬间操场上照如白昼。

他在焰火下冲爱人歪头笑,是少有的一脸明媚,“林涛,新年快乐,来年也请多多指教。”

****************************

END

"

JC:怎么样,羡慕春夏吗?




 我:啊磊昊这可怕的cp感!




#直男永远理解不了腐女的世界#


不管怎么说,年轻美好的肉体就是赏心悦目啊💗

【林秦】林涛说大学时都在忙着追老秦


没退坑只是偶尔爬墙,玩玩梗,无脑沙雕段子而已


只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十年如一日的小学生文笔以及ooc



*****************************************

1.


自从林涛和秦明在一起后几乎每天一下课就往他们实验室跑,鞍前马后送饭送苹果帮忙洗仪器。当然最开心的还是李大宝,某日宵夜喝多后她抱着林涛的胳膊就开始哭,“有你在简直太好了,老秦整天不说话一开口就是怼人。你来之前我每天只能跟小白鼠小兔子讲话。”

林涛表示非常不理解大宝的内心世界,“是吗?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


——要是我也能跟老秦天天共处一室,就算他整天不说话一开口就是怼人也很幸福啊!


“那,老秦也和小白鼠说话吗?”


“他不但和小白鼠说话,和尸体也有话说。就是不爱跟活人交流,这都啥毛病.......”


林涛脑补了一下画面感,撑着脑袋直叹气,唉,好想当小白鼠啊,要不尸体也行啊!(呸呸呸,童言无忌大吉大利!)



2.


林涛洗仪器简直比大宝还勤快,看到啥都拿去刷。于是某天大宝发现林涛把秦明培养了几个月的晶体倒掉......顺便把烧杯刷了个干净后,突然不知道是该先同情林涛还是先同情秦明。


3.


李大宝:卧槽为啥师妹们都有男朋友了就我没有?


再看一眼正对秦明献着殷勤的林涛,卧槽为啥连老秦都有男朋友了就我没有?


4.


实验室的日常对话通常令林涛害怕——


李大宝:我竟然还没怀孕!


赵大宝:奇了怪了,我也没怀。


秦明:我的一个多月了,我觉得你们应该下点猛药。

(他们说的是实验动物)

5.


大学时林涛喝的酒都是秦明闲暇之余随手酿的,哦酸奶也是。


6.


有段时间实验室里流行在等实验反应的空余玩游戏,由于初学者俩大宝的技术都太菜了,他们就一起在游戏里找了位大佬抱大腿。


这位游戏大佬带着俩菜鸟冲锋陷阵过关斩将,两个硕士生背靠大树好乘凉跟着师傅噌噌噌上分,后来某天大佬沉重地跟他们说,“你我师徒缘分情尽于此,从此就要靠你们师兄妹二人相依为命携手同行了。”


徒弟们大惊,心痛地问,“师父这是为什么啊您不要我们了吗?“


“快开学了我妈妈没收了我手机,等我放暑假了再来带你们飞。”


但是后来他们拜了林涛为师。




7.


林涛日常泡在实验室耳濡目染也学了些医药知识,某日在洗仪器的时候被摔破了的烧杯碎片划破了手,他想到青霉素可以抗菌消炎,于是默默打开菌种冰箱拿出霉菌培养基就抹在伤口上。


于是我们的林涛同学当然是光荣地被细菌感染啦!


赵大宝:涛啊,不是所有的抗菌素都是青霉素。


李大宝:涛啊,你这学以致病的能力真的很令我佩服。


秦明抿了抿嘴,俩大宝都急得冲上去想捂住秦明的嘴但还是没控制住,于是——


“林涛你把我们的菌种污染了,赔钱。”



8.


考虑到秦明不喜欢啃硬肉的水果,林涛便给他买了个简易的榨汁机。可秦明又说他只想喝果汁不想吃黏糊糊的果泥,于是赵大宝提出用定量滤纸。李大宝一边啃着林涛带来的苹果一边吐槽,“就老秦事多,我看不如试试高速离心机,固液分离后果汁还是冰镇的。”


当然啦,考虑到他们实验室的离心机分离过各种奇怪的东西,最后去是去隔壁食品科学系借了机器做的固液分离。



9.


平时医学院的同学们有个小病小痛都是自己诊断抓药,据说秦明还给寝室同学做过伤后处理等小手术,而他一想到秦明细心照料同学的样子竟然有点羡慕。


他是警校生又爱打篮球,平时磕磕碰碰在所难免,但他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跟个小姑娘似的胳膊撞个淤青就跑去秦明那撒娇求抱抱。终于有一次林涛在比赛的时候踢翻了脚指甲,当场就血流不止。那天秦明和大宝也在,做好止血处理后手术工具和利多卡因都准备好了,秦明却拒绝做手术并固执要求直接送林涛去医院。


最后还是去医院做的拔甲。


林涛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到底还是有点委屈巴巴的意难平。很久以后他终于踟蹰着问出了口,秦明并没有思索多久,他定定地看着林涛很认真地解释道,“我当时只是个没有任何临床经验的学生,平时帮同学做做小手术全靠心理素质过硬。但是你是我最亲近的人,关心则乱,我......我怕我会手抖。”


啊咧,这好像是变相的告白啊,林涛还能怎么样,当然是上前吻他啊!



10.


很多年后,林涛在秦明日记本的首页看到一句话——


你一直在我左锁骨中线第五肋间隙内测1-2cm处。


******************

END.




彩蛋时间

林涛:老秦你最喜欢我的什么?

秦明:333 567 13 13 5 7 13 21,但是我最喜欢你的1。




(emmmmm老秦说的是人体烧伤简易计算方式,上面所有加起来是99%,剩下的1%是生殖器。)


最后皮一下很开心科科




我朋友每天上班还能日更万字,好奇她是怎么做到的!而我,下班后喝酒的时间都快失去了(ToT)/~~~

秦科长,是你吗?

【深海】没有名字的日常

类似于基佬茨倒追直男吞的设定,一颗被羽皇附身的颜狗糖。


—————


大雨滂沱,三分队队长苏三省带着一二三分队
集体成员在前方奋勇杀敌。一分队队长陈深带着二分队队长唐山海在凉亭里……看着三分队队长在前方奋勇杀敌,顺便抽烟喝茶剃头(划掉)。

唐山海用杯盖撇撇杯中茶叶沫子,幽幽叹气,“乱世中果然哪个阵营都不好混,下这么大的雨我们还要出门杀人放火,实在是太辛苦了。”

陈深翘着二郎腿把唐山海削给他的苹果咬得咯嘣响,“谁说不是呢?如此花好月圆良辰美景,就应该去米高梅跳跳舞喝喝格瓦斯。”

陈深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唐山海关切地问:“陈队长很冷?”

陈深看着唐山海已经脱了一半的西装外套似乎猜到他要做什么,心中一阵恶寒,赶紧摇头摆手,“不不不我不冷我不冷,唐队长身娇体柔的赶紧把衣服穿好,免得感染了风寒耽误工作。”

唐山海:“我也不冷,不如我们把衣服全脱了看看谁比较不怕冷。”

陈深:“……”

中场休息躲在凉亭角落里避雨的苏三省抬头望着外面凄风冷雨的夜空有点茫然。

花好月圆?良辰美景?脱光衣服?

两位谈恋爱也要看看场合好不好?

mmp一分队长和二分队队长沉迷搞基,只有我一个人从头到尾在专心卖国。

心痛,好想领便当啊!




ps:我真的没打错tag♪───O(≧∇≦)O────♪


我妈,每天沉迷吸昀不可自拔。

她跟我爸大概看了八百回雪豹了吧,看完新版看旧版,看完旧版看新版,他们也不怕精分。

特别是我妈,每当我走过路过,只要在看剧,她必跟我安利张若昀,一直叨叨“这小伙长得可真帅跟你表弟可像”之类的(其实一点也不像)。但我每次都装高冷,坚决不吃安利,拿我不看抗日神剧为理由拒绝她。

事实上呢?一关上门就在房间里吸昀舔颜。港真,我妈要知道我这么装逼绝对会揍我(⁎⁍̴̛ᴗ⁍̴̛⁎)

【奇葩朵朵/聪剑/林秦】裙下之臣

日更选手激情瞎扯

主聪剑,微林秦

梗来自于生活大爆炸

xjb写,ooc以及文笔渣致歉


—————




1.

许子聪觉得最近黄剑很不对劲,他向来在黄剑面前心直口快,心里怎么想便怎么和他说了。

黄剑咔嚓啃下一口苹果后,很自然地回答他,“是啊!我觉得我得了一种怪病,可能明天就不记得你了。”

黄剑不常开玩笑,且他现在表情严肃,许子聪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关心一下室友,“你……得什么病了。”

把手里的苹果核以一个完美的弧度扔进垃圾桶里,黄剑擦了擦嘴,“我觉得我脑子可能要坏掉了,就去秦医生那里拿了点药,谁知道越吃越不对劲,反正我现在已经打算放弃治疗了。许子聪,恭喜你,等我完全失忆了,你就会比我聪明了。”

许子聪一脸狐疑,刚想继续追问他到底在玩什么花招,但对方已经三下五除二爬上了床,只留给他一个无言的背影。

“喂,你不去上课了吗?”

就算从被子里传来的声音有点失真,也能听出他心情很不好,“不去了,你帮我请假。”


2.

许子聪和黄剑不但是室友,还是唯一一个MIT学位名额的竞争者。

从前两人的关系势同水火,虽然住同一个寝室,但许子聪就是看不惯黄剑。

这个人恃才傲物,得理不饶人,谁都不放在眼里,连教授都敢怼。说好听点是伶牙俐齿,其实就是毒舌狠辣。

许子聪曾经因为计算错公式被黄剑当着两百多个同学的面狠狠奚落过。他自认智商并不比黄剑低多少,就因为一个小小的错误就被他这么羞辱。

真是尖酸刻薄,一点同学爱都没有呢。

从小也是别人家孩子的许公子何曾受过这种气。他就是看不惯黄剑那一副“尔等皆是愚蠢的凡人,只有我站在智商制高点”高高在上的样子。

梁子就是这么结下了。

也不是没有问过他缘由,有一次许子聪终于忍不住,把黄剑拦在了厕所门口

“你为什么老针对我?”

黄剑迷茫地看了他许久,甚至侧开身子给他让了个位,“同学你哪位?要是急你先来?”

许子聪很沮丧,犹如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又好比你恨了一个比你强的人很久,你妄想追上他的脚步,到头来却发现那个人根本记不住你的名字。


3.

很多年后黄剑表示当年的自己很冤枉。

“我当时不是针对谁,我是觉得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

许子聪听完他的辩解后更不开心了。

“那你怎么解释记不住我名字这件事。”

黄剑表示自己更冤枉了,“那时候开学才两个多月,我每天早出晚归沉迷学习,回来时你们都睡了,出去时你们又还没起床,能记住你的脸才有鬼。”

……

瞅了瞅许子聪的脸色,又不怕死加一句,“我只能记住强者的名字。”

“黄剑!!你明天别想能下床!”


4.

两人的关系开始缓和是从“扶鸟之交”开始。

当然这只是两人表面上单方面的想法。

其实许子聪更早,从捉弄黄剑穿女装那次开始,他对他的态度就变了。

黄剑穿着那条自己故意买给他那条“齐蛋小短裙”,前凸后翘,一双长腿又白又细。

最要命的是黄剑给了他一个吻,离开的时候勾着高跟鞋,一步三回头,抛媚眼送飞吻,既纯情又风情。

虽然黄剑此举只是对许子聪逼他穿女装的反击。

许子聪从来不知道黄剑终日被肥大运动服包裹下的身体……这么诱人。那条裙子把他身材的优点放大了十倍。他无比后悔过当时那个错误的决定,让黄剑的长腿翘臀白白被那么多人看了去。

一想到那些照片会在长夜里给无数变态拿去yy,他就嫉妒得发狂。

虽然他也是那些变态中的一个,而且有可能是个中翘楚。

聪明如许子聪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对黄剑可怕的占有欲可能是来自于爱情。

自己以往捉弄黄剑那些个小把戏,其实只是幼稚园小孩那种“喜欢他就欺负他,而且只有我能欺负他,其他人敢动他一根手指头我就打到你妈都不认得”的那种幼稚心理罢了。

可惜他明白得太晚了,现在黄剑搞不好已经恨上他了。

况且黄剑这个被淑媛社被评为直男癌代表的奇葩,怎么看怎么一副钢铁直男的样子。

所以许子聪在喜欢黄剑的道路上走得异常艰难。

怕他知道,又怕他不知道。


5.

于是许子聪就这么被暗恋折磨了两年,直到现在。

他对黄剑的病情很在意,但对方又一副讳莫如深完全不想提的样子,许子聪也实在是束手无策了。

6.

黄剑又翘掉了一节必修课,许子聪下课后就马不停蹄往宿舍赶。黄剑已经颓废一周了,他打定主意了,不能让他再这么消沉下去,今天得问清楚他的病情不可。

推开寝室门,却发现那个最近只会把自己藏在被窝里的人此刻正在摆弄摄像机。

他在宿舍里东拍拍西拍拍,最后把镜头对准了自己。

“记住了,你叫黄剑,虽然牙尖嘴利尖酸刻薄但你是学校里最聪明的人。当然,牙尖嘴利是别人对你的评价,你自认为自己很nice,没有任何缺点。”

他拿着摄像机从从阳台走进了室内,对着每个室友的床都拍了个遍,许子聪猜那是因为床栏杆贴着每个人的名字。

“你的室友虽然都没你聪明,但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以后他们做了什么蠢事,你尽量…当没看到吧。我知道这很难,但你已经疯了,对他们虚伪一点没有坏处。”

镜头来到了许子聪面前,他倚靠着门框躲闪了一下,“别闹了黄剑,你不会失忆的。这太可笑了,你快停下来。”

黄剑并没有理他,对着镜头里许子聪的脸,笑得一脸温柔,“这个人叫许子聪,虽然他把你当作死对头,但在你心里,他是最好的朋友。虽然有时候他会很暴躁,也经常捉弄你,但你没有怪过他,甚至可以对他以性命相托。你可能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你知道,可他真的为你做了太多,我都列不过来……”

许子聪愣住了,慢慢拿开挡住镜头的手。


7.

许子聪是接到林涛的电话时,黄剑已经在他的视线内消失四个小时了,他心里慌乱到不行。

“黄剑今天又来让秦明加大剂量,你去XX酒吧把他接回去吧。”

哦对了,林涛是他的表哥,而黄剑此前说的秦医生,是表哥的恋人。

急匆匆赶到酒吧的时候,许子聪一眼就看到了吧台上喝得烂醉的黄剑,痴笑着不知道对酒吧老板说着些什么。

趴在吧台上的身体形成一道完美的弧度,他不舒服地扭了几下,衬衣下摆露出一段纤细的腰。时值盛夏,黄剑穿的是齐膝短裤,两条长腿在吧椅上无意识地晃啊晃,无论是裸露的小腿,还是那段腰,都白得刺痛许子聪的眼。

许子聪心头无名火起,虽然他也知道自己这怒火师出无名。他没能控制住,怒气匆匆地走了过去,抓起黄剑的手腕就想把他拉起来拖走。

谁知这个人一点都没有做错事的自觉,抱着许子聪的胳膊就开始傻笑,“林队长,你来啦。”

他又把他认成别人,即使那个人是自己的表哥。

许子聪觉得自己心里那把火烧得更旺了。

他想把这个把脑子都喝进肚子里的人扔在这里掉头就走,但黄剑茫然地看着他,伸手摸向他的脸,“咦,林队长,你的胡子怎么不见了?”

他把许子聪的胳膊抱得更紧,轻声叹息,“你没了胡子真的……很像那个傻子许子聪啊。”

………

许子聪突然又不想走了,面无表情看着他发酒疯,看他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黄剑跌跌撞撞站起来,压着许子聪的肩膀让他坐到旁边的椅子,“你坐,你坐呀,我请你喝酒。”

“林队长”面无表情坐下来。

“许子聪真是个大傻子啊,你说是不是?”

…………

他重新趴下,脑袋枕着自己的手臂向许子聪傻笑,“可是林队长,我竟然喜欢上了一个傻子,我比傻子还傻。”

………

???

许子聪心跳的厉害,他像是怕吓到那个人般,压低声音颤抖着问,“你喜欢的那个傻子,是许子聪吗?”

黄剑嫌弃地瞪他一眼,“你怎么也变傻了。对啊,我就是喜欢许子聪那个大傻子。”

“那你怎么不告诉他?”

黄剑扭扭脖子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撅起嘴来十足十委屈巴巴的样子,“我那天被人亲了。”

许子聪觉得自己简直要被这个人激出心脏病,心情如坐过山车般大起大落。他甚至疑心黄剑是看出自己喜欢他,故意装醉说句这番话来耍着他玩。

他听到了自己毫无情绪的,冰冷的声音,“谁亲你了?”

“朱珠啊!可我真没用啊,被她亲完我才发现,我一点都不想被她亲。”

“我做了个数据统计,虽然调查样本只有两个,但得出的总结是,我只能接受被许子聪亲。”

“秦医生说我喜欢他,那我大概就是喜欢他了吧。可他一直说我尖酸刻薄蛮不讲理……”

黄剑沮丧地嘟囔,“林队长,你说我是不是很讨人厌招人烦啊。大家都不喜欢我,许子聪也不喜欢我……”

话音未落就被人掐着下巴亲了上去。

“他喜欢你的,一直喜欢你啊!”


8.

许子聪后来悄悄去表哥家问秦医生黄剑的病情。

“他那天来找我,说得了一种见不到你就心不在焉的病,不能专注学习,他很烦恼。”

“我跟他说他喜欢你。”

“他很慌乱,问我有什么办法能忘记你,或者打消这个念头。”

秦明嫌弃地撇撇嘴,“跟个傻子似的,我随便拿点维他命就打发他走了。他的智商是不是被你带偏了?”

林涛傻呵呵在旁边打圆场,“你别介意,老秦他嘴硬心软。但子聪啊,黄剑是个好孩子。你要是对他没想法早点跟人讲清楚,面得耽误他学习。”

“我喜欢他啊,喜欢他两年了。早就在当年在浴室抓弄他那次,就彻底成为他的裙下之臣了。”


————

end